點點是一只白白凈凈的小貓,性子磨人,愛幹凈,看你時眼睛帶著翠綠色的水光。
作為家裏的第三只貓,我說不上有多喜歡它,但對於彼此的生命來說,我倆的確是對方人生和貓生裏特殊的存在。
第一次被咬傷,
第一次給貓接生,
第一次收拾貓砂,
第一次照顧絕育。
它奪走了我各種各樣的第一次,我也一樣,開個玩笑。
昨天中午我帶點點去絕的育,回來的路上,它趴在航空箱裏,眼皮耷拉著偶爾瞅我一眼,仿佛一只即將不久於人世的死貓。
有一瞬間我想象到,如果現在我下車,把它連貓帶箱子扔到路邊,等它清醒過來時會不會感到很絕望。
我不會這麽幹,但通過這樣一種方式,我意識到當一個人類,想要對一只弱小生物作惡時手段會來得多麽簡單和容易。
你甚至不用虐待它,只要給夠它足夠的愛,讓它信任你,對你喵喵叫,對你翻肚皮,然後找個地方隨手一扔,就能在它短暫的生命中製造出難以抹去的恐懼和陰影。
擁有一只貓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這和生孩子差不多,本質上都是對一個生命負責,不過孩子成年後會與你分離,貓則要做好一輩子接盤的準備。
過去的日子裏,我常常會想起點點生產時的場景,那是一次相當搏景特殊的經歷。
我驚訝於那小小的身體裏為什麽會流出這麽多的血,把我鋪的幾張墊子染成一片猩紅。而當它站起來時,閃電狀的血痕鑲嵌在毛茸茸的後腿上,看起來很悲壯,也有點酷,就像超級英雄,血痕不僅是傷疤,也是一個故事。
不過其中最特別的要屬把難產的小貓給拽出來,最開始用塑料袋,後來用毛巾,手指不可避免地碰到貓仔,可惜因為猶豫不決,身體拽出來時已經發涼了。我記得那是五只貓仔裏最大的一只,顏色和點點肖似,如果能活下來,應該和它的兄弟姐妹一樣煩人。
貓,脆弱、柔軟、短暫、堅強的生命。
我們為什麽會養貓呢?
可能是想擁有一個毛絨絨的小奇跡,看著它們在你的生活裏來回蹦噠,然後學著去愛這些不會說話的生命,也被他們所愛。
點點,我的貓。
狠狠在我手上開兩個洞的貓,
對我嗚嗚叫伸爪子的貓,
學會讓我擁抱、讓我親吻的貓,
罵罵咧咧讓我上藥的貓。
我的點點,我毛茸茸的小奇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