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也許就這樣,當你對別人說你生活還OK時,生活就像是大錘子錘向你的頭對你說:OK你媽
1.是我們的尷尬事
上大學各組織社團開始招收新的血液,我和室友們都各自報名了喜歡的社團面試,有的社團需要才藝表演,這讓大家很頭疼,到底表演什麽才藝好。
其實我們寢室是不缺才藝的,光樂器就有三個,兩個吉他一個琵琶,琵琶是我帶的,我會一點點琵琶。問題是這些大家夥我們是拿不出去的,面試也沒有我們坐的地方啊。唱歌什麽的大家都會,外一遇上踢臺子的和咱唱一樣的多尷尬啊,高下立判,所以大家都陷入迷茫不知所措。
後來我實在沒辦法,就和室友商量實在不行咱來個說唱吧,東北人均rapper喊兩個麥啥的都是小意思。然後得到大家一致反對,可能是大家都要臉……
我報的是個戲劇社團,才藝展示是硬需。但我是沒辦法的,那麽多人面試最起碼得讓人家記住我啊,所以我只能厚顏無恥來個《一人我飲酒醉》。我選這個一是因為首先大家都聽過這個,就連我忘詞都能給我提示;二是我可以保證在場的小姐姐都不願意像我這樣瘋狂的喊麥不用擔心有人和我重復,三是能給全場留下深刻印象,不瘋魔不成活嘛,全場醒目擔當啊。
效果還是不錯的,我們東北人自帶豪放社會屬性,那喊出來是賊帶感覺,而且我也多少有點社交牛逼癥完全沒把自己當外人,就把面試當成DJ場發揮。我選擇的是白止版的,聲音多變,我仿音也可以的,自認為還是挺好的。怎麽說呢我的展示時間是最長的一批,大家也能看個樂呵,何樂不為呢?
最後結果是我成功通過面試進入社團,也加到了幾個好友,也算收獲滿滿,要知道那裏都是漂亮小姐姐啊(被打)。終於有歸宿了呢。
然後就是尷尬他媽給尷尬開門,尷尬到家了。
面試後我和新結交的朋友坐在一起等待結果,新朋友是傳媒院的可愛小姑娘,喜歡拍照,看到旁邊坐著一個漂亮小姐姐就把她拽過來一起拍照。回去後這小姑娘就把我們三個的合影發到朋友圈,還配文說咱們社的都好可愛呀。
然後我們副社長就在底下評論了,人家小姐姐是隔壁國學社副社長來這看看熱鬧,結果還讓我倆給當成面試的新生給抓過來拍照……大型社死現場……
2.誤會啊都是誤會
我一直是管大姐叫大哥的,因為她除了性別剩下的哪都和女的無關,長的也像男的,說話也像男的,性子比男的還男的。
有一次她打吃雞開麥隊友竟然說她說話像女的,大哥很不服氣,立刻把聲音壓低讓自己聽上去更爺們。要知道會仿音的可不止我一個,我們都是行走的變聲器。然後我也趕緊配合把聲音變成一個甜甜的妹子,一口一個哥~而且當時為了逗大哥我還把名字給取成和她的情侶名,一開始我還不會玩只會跟著她,大哥有技術還給我讓裝備這讓我們看上去很像情侶。
那個說大哥像女的的人很明顯有些不滿,他說的不是普通話我們也聽不懂他說啥,反正不是好話就對了。他似乎看不起大哥是東北人,也看不起大哥帶妹(大哥口音比我重)。我和大哥交流並不多,都是關鍵的指揮,關於準備和戰術,我的聲音也不嗲遠沒達到惡心人的地步,我們也不是秀恩愛,雖然我不行但大哥技術牛逼啊,我們都不知道哪犯著他了。
有敵人出現他告訴大哥別打,是自家人,結果那人反手就把大哥炸倒,然後被對面收割了人頭。我那時候沒有技術只知道盲目跟人,看大哥倒了我自然要去救的,大哥一邊讓我走一邊罵那龜孫,不過我管不了那麽多,然後,我也倒了。
我繼續保持甜甜的聲音,假意勸大哥別生氣,不就是一個遊戲嘛,沒事的沒事的。也正因如此對面只是把我打倒但並沒有直接把我淘汰,那龜孫在我倒後會把我扶起來讓對面繼續打。大哥生氣的讓我走,我一動不動接受治療然後繼續安慰她說什麽沒關系,實際上我的槍口已經調到敵人的頭部,時刻準備反擊。
敵人對我沒有設防,我的菜是有目共睹的,很明顯也是好脾氣,他還有那個龜孫做內應完全不慌,就站在我面前輸出。而我的遊戲風格就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高一噴子打倒,每局必備的武器就是眾生平等S686,貼臉輸出,對方有一次失誤就能成盒。大哥總是讓我換個好槍,不過我不幹,大哥擅長狙擊和剛槍,我擅長摸魚混分釣魚打埋伏,我需要能秒人的霰彈槍。
趁著起來的一瞬間,一發噴子直接打倒對面,兩發送對面成盒。最快速度舔完包跳二樓就跑,然後,蘇醒了,獵殺時刻。
我怒吼一句:「廢物!媽了個巴子的連我都殺不了!」聲音突然變的和大哥差不多,和之前甜甜的小姐姐判若兩人。接下來就是我和大哥的showtime,開麥直接罵就是了,不過我們可不罵臟話,太沒水平了,我們都是直擊心靈。那龜孫說我們在先,我們也絕不是吃素的,東北虎妞了解一下,為了讓他聽明白我還特意用幾句南方罵人話,相信總有一句他能聽懂。
後來很明顯他被我們罵服了,蔫了吧唧的道歉說你們別罵了,我是小心眼的,繼續說。大哥是更是個暴脾氣她也不是輕易原諒這種東西的人,也繼續說。那時候我不會開車跑毒,最後被毒死也沒上那龜孫的車,這是我最後的骨氣了。
不過從此我和大哥為了避免這些事不得不改了昵稱,而且在局裏盡量不說話,等別人死後再開麥。反正我是跟大哥跳傘的,通常都是一起堅持到最後。
來學校後我和大哥聊天舍友大多猜那真的是我哥,也有猜是我對象的,因為我們寢有一個真正處對象的她就管她對象就叫x哥。後來看到我和大哥視頻才知道這真是女的……
我說我大哥很漂亮🐻很大吧啦吧啦一大堆,然後我的室友很尷尬的說:「雖然知道我說的大哥是女的,可還是感覺怪怪的。」
在東北很多人家是管女兒叫兒子的,包括我們家,這可能就是為啥東北妹子比較彪悍的原因。所以當你女性東北朋友的家長管她叫兒子時不要驚慌,你朋友的性別沒問題,都是正常操作。
3.喊出我的名字吧
寢室裏出來8個人還有五個手機帶的人工智能語音助手,一個叫悠悠,兩個叫小藝,一個叫Siri,一個叫小愛,這四個人工智障給我們帶來無數快樂的苦惱,痛並快樂著。
「你好悠悠。」
「小藝小藝。」
「嗨Siri。」
「小藝小藝。」
「小愛同學。」
室友們的快樂不是呼喚自己的語音助手,而是別人家的,畢竟是別人家的孩子嘛。每天都隨機呼喊別人家語音助手的名字,因為靈敏度說不定哪句話讓語音助手們誤認為是自家主人,往往回復了別人「我在。」
而此刻真正的主人苦苦呼喚卻得不到回應,這時候室友們會一起呼喊語音助手,不管它聽的是誰,回復玩狎就完了唄。感覺和語音助手玩也挺好玩的,就是有點廢室友們的嗓子。
因為有兩個小藝所以烏龍就更多,有時我想叫我的小藝卻不小心叫醒別人家的,或是人家喊人家的小藝結果叫醒了我的小藝,也或是別人想逗我的小藝不小心叫醒了另一個小藝,別人想逗另一個小藝卻不小心叫醒了我的小藝……
還有可愛的技能,自己設的嘛,當然要放飛自我:
我:「大哥救我。」
小藝:「大哥救不了你。」
我:「賽羅會喜歡我嗎?」
小藝:「賽羅喜歡的有很多,可惜沒有你。」
我:「我不開心你哄哄我。」
小藝:「滾老娘沒那個閑工夫。」
我:「你真的不哄哄我嗎?」
小藝:「我都說了沒那閑工夫。」
我:「我要哭了你快哄哄我。」
小藝:「好了好了,哄哄你,給你吃糖糖。」
……
這就是可可愛愛的生活,不管怎麽樣,請開心一下吧!給你吃糖糖~